有一种官僚主义叫官“了”主义
有一种官僚主义叫官“了”主义  说起官僚主义,人们脑际往往想到居高临下、妄自尊大、张牙舞爪、装腔作势的“官老爷”形象。然现实生活中有一种官僚主义,信仰“事不关己,不了了之”的庸俗哲学,遇事逢难常能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”,对大众难缠事、揪心思、烦心思不上劲,对作业扎手事、对立窝、荆棘丛避开走,被党员干部和大众大众称之为官“了”主义。  官“了”主义揽权不干事、出工不出力“雷声大,雨滴小”,令人疾恶如仇却又难找漏洞。比如,有的喊“知了,知了”内行,做决定、出点子不可,上级精力和作业部署文件摆在案头,写一个又一个“阅”字,一句“按规则办”天天重复、层层传导,没有任何实质性辅导定见;有的叫“抓了,抓了”起劲,撸袖子、下基层软劲,不管什么任务一概开会安置、第一时间传达,动辄“着重三点”、实则点点“空无”,然上前哨、进现场却不见身影;有的说“对了,对了”顺口,批评事、得罪人却哑口,对上级常“竖大拇指”、对部属爱“护短庇佑”、对同志搞“你好我好”。  由上可见,官“了”主义不肯担任、不敢喫苦,坐在位子上如“惊堂木偶”,看起来墨守成规、不苟言笑,实际上餐位素食、无所作为,用句俗话叫“大脑瓜粗脖子,光吃饭不干活”;此外,官“了”主义在处理上下级之间、同志之间、干群之间联系,颇有一套。秉持“难得糊涂”的信条,面临上级过错、同志犯错以“睁一只,眼闭一只眼”自欺,面临大众问题、大众诉求以“了了小事,何足挂齿”自慰。  民国邹韬奋在《卧着拿薪水》一文中批评其时的官场慵懒萎靡,写道“在衙门里头挂个衔头吃现成饭的官僚老爷们,拿着薪水无事可做,只须‘卧着’就行”。古人说,“当官不为做主,不如回家卖红薯”。明显,官“了”主义与“卧着拿薪水”庸碌习尚无异。然党员干部秉持“让老大众过上好日子”的初心情怀,遵循“大众盼什么,咱们干什么”的主旨任务,岂会无事可做、无用武之地。想必,无非是精力缺钙得了“软骨病”,致使担任膀子松垮退化,然后滋生了推诿塞责、四方八稳的“官油子”派头。  民生在勤,勤则不匮。宋代吕本中著《官箴》一书,开篇劝诫为官者“当官之法,唯有三事:曰清、曰慎、曰勤”。恰恰相反,官“了”主义不但不勤,也不清、不小心。常言道,“担任者自在,实干者美好”。试问,一个怯懦畏难者,岂有朴实纯真的本性风格;一个不讲准则的“老好人”,岂能等同于谨言慎行的遵规守纪。足见,官“了”主义待人处事全部以“我”为中心,对安排百依百顺、对同志打马虎眼、对大众敷唐塞衍,为的是保全自我利益、生怕牵动“奶酪”。此种风格,与务实尽责、不计得失的党性相距甚远,玷污党员干部队伍形象,也让大众为此支付利益价值。  为官避事平生耻。治好官“了”主义,得从精力思想上动刀子。严格执行执行有权必有责、失责必追查的相关规则,对揣着理解装糊涂、霸着位子不动手的官“了”主义严厉问责,让避事者不只感到羞耻、并且感到痛感,那么官“了”主义就定然不敢再装腔作势、卖巧充楞。  作者:段官敬 ?

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